自7月底中央發文嚴禁領導幹部參加高收費的培訓項目和各類名為學習提高、實為交友聯誼的培訓項目;嚴禁各級各類幹部教育培訓機構和各高等學校舉辦允許領導幹部參加的高收費培訓項目後,記者調查發現,“禁讀令”頒佈近三個月,清華、北大等高校繼續開辦面向官員的天價培訓班,一些高收費社會化培訓仍在向受“禁讀令”約束的人員招生,部分事業單位、國企領導幹部仍在參加多種形式的高收費培訓。(10月27日《京華時報》)
  名校天價培訓班,真正的賣點不是學歷,而是那層關係。在中國這樣的人情社會,官商之間有一層校友、同窗的關係在,無疑有著巨大的利益,同時也容易滋生官商勾結等腐敗問題。這是很多天價班的“賣點”,也是中央三令五申發佈“禁讀令”的原因。
  但在“禁讀令”頒佈三個月後,天價班依然火熱,部分事業單位、國企領導幹部等仍參加各種形式的高收費培訓,這至少說明禁令部分失效。北大、清華等高校、培訓機構在禁令之後依舊開辦面向官員的培訓班,也警示我們,要遏制這股不正之風,不僅要嚴查官員,更要規範高校等機構。
  有需求就有市場,要徹底規範官員參加天價培訓,就必須從“供”和“需”兩方面入手。從目前“禁讀令”的效果來看,僅僅禁止官員還遠遠不夠,接下來更多的精力,要從提供服務的學校入手。
  事實上,除了長江商學院和中歐商學院經營性的培訓機構,國內提供天價培訓班的基本上是公立名校,而其中又以北大、清華、浙大等高校的天價培訓課程最受歡迎。但自“禁讀令”後,高校和培訓機構開設的針對領導幹部的高價培訓課程仍正常進行,一些機構甚至表示可“按需定製、上門服務”,還可為領導單獨“開小竈”。這種奇怪的現象就像是中央在築堤防潮,而培訓機構則努力扮演著沖刷堤壩的海潮,甚至是潰千里之堤的螞蟻。
  這種現象應該引起警醒。不管是清華還是北大,在這些天價班招生時都把“前官員、老領導授課”是賣點之一,並把事業單位、國企領導作為招生的重點,這事實上就是對中央禁令的挑釁。除招生外,這些培訓班千方百計為學員“服務”,如為了便於報銷,一些培訓機構客戶“暗中出招”,虛開發票,已經涉嫌違法了。
  更應該知道的是,如今泛濫的“總裁班”、“精英班”並未真正研討當今一流的管理經驗,一些培訓課程令人啼笑皆非,如清華EMBA國學研修課程第四期安排學員赴北京鳳凰嶺龍泉寺參悟佛法,500人的大殿座無虛席。“清華資本運營總裁班”一學員近期發佈的5日游學日記中,一半的“心得”都是“吃喝經”:第一天西北菜,第二天川湘菜、宮廷菜,第三天全聚德,第四天簋街小龍蝦,第五天老北京菜。如此“培訓”真的是為再教育嗎?
  要貫徹“禁讀令”,防止天價培訓班的腐敗,當然要繼續嚴查違令者,但更少不了對提供天價班的學校的管理。我們不必禁止為企業提供的市場化“總裁班”,但相關部門應嚴令禁止相關培訓機構開辦針對領導幹部的培訓班;另一方面也要通過來就讀的學生順藤摸瓜,查查違禁者是否有腐敗行為;更要查查提供課程的國內公立高校,收瞭如此天價學費,到底去哪了?
  文/梁雲風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禁讀令”要禁官員也要規範學校)
創作者介紹

上海

if32ifvz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